公职人员住满了公租房小区,贫困生助学金获得者外出看演唱会

这是两个风马牛不相及的事情么?不是,归根结底都是同样的本质:在稳定的社会中,权力一定会发生作用的!特权一定会以各种各样的面目出现!

公职人员住满了公租房小区,贫困生助学金获得者外出看演唱会

南方都市报,报道原标题:公租房小区住满了公职人员,这一定不是政策的本意

据《南方周末》报道,湖南省涟源市(由娄底代管的县级市)近期正对公职人员违规占用公租房进行集中整顿。润中小区、润泽园小区、惠民小区、润苑小区是涟源市的公租房社区,一份统计表显示,这4个公租房小区排查出入住的公职人员878户,外加4户入住单位公房的公职人员,总计882户,其中包括正科级及以上公职人员28户。

上述4个小区中,公职人员户数占比最高的为润中小区:该小区三次摇号总计入住1826户,小区内公职人员有669户,占小区居民总数约37%。众所周知,公租房面向的是住房困难人群,公租房小区公职人员户数占比居高不下,甚至某种程度上沦为公职人员小区,无疑是明目张胆与民争利,有违住房保障政策本意。在润中小区的公职人员住户中,更有147户不在摇号名单之列:他们用领导批的条子换到了房子,更是权力对公平、规则和程序公然的破坏。

就事论事,公职人员不是不可以申请公租房,但申请必须满足条件、符合程序。据称,当地大批公职人员入住公租房小区事出有因。以2017年左右建成的润中小区为例,房源一共2300多套,但当时申请的人数较少,基本上“参加摇号就能中签”。由于当地常住人口不到30万,住房需求相对不大,而润中小区要求入住率达90%。为完成这一指标,当地政府经研究决定降低门槛,这才将其向公职人员开放。

不过,即便有这样的“历史背景”,当地的做法也并非就没有问题——如果公租房数量确实明显供过于求,说明兴建项目决策不尽科学;公租房建成后千方百计提高入住率,确实也可以避免公共资源闲置,但将其向特定职业人群,比如体制内人员“特供”的做法有待商榷。一旦符合条件人数偏少,更加合理的做法显然是:将申请者的经济、住房条件限制逐步放宽,从而让公租房总是优先满足当下“住得最差”但又因经济窘迫无力改变的急需人群。

现阶段发生“人等公租房”的情形,也一定程度上说明当地政府预见性不足。几年过去,公租房供求关系已经发生变化:一来,因国家政策调整,2016年以后原则上各地不再新建公租房,意味着公租房供给已经被锁定。二来,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涌现出了一批新的住房困难户,住房困难程度的动态变化,必然要求对公租房的使用重新洗牌。事实上,住建部发布的《公共租赁住房管理办法》也规定:公租房租赁期限一般不超过5年,期满后不符合续租条件的,应当腾退。

毫无疑问,当地现在才对公职人员违规占用公租房进行大清退,节奏上明显慢了几拍。而这种“虽迟但到”的整顿也不乏多重意义:这既是对公租房政策初衷的重申和强调,更是对一些根深蒂固错误观念的荡涤和清除:公租房是保障房,不是福利房,更不是凭关系就可以据为己有的“唐僧肉”;经济不困难的公职人员占用公租房已经违规,在腾退时讨价还价,想拿装修费补偿更是打错了算盘。

而除了公租房大清退以外,批条子换房子的违规行为,当地是不是也应该一并彻查并追责?毕竟,批条子不是小事,背后大概率涉嫌权力寻租、利益交换等不法行为。在当地,指标和条子是可以买卖换钱的,这一点不可不察,千万不能再搞法不责众、罚酒三杯或者既往不咎那一套了。

羊城晚报报道:明暗之间 助学金存在多大“操作”空间?

一次助学金评选,能煽动多大的风暴?近日,天津中德应用技术大学一名在读学生在网络平台上发布的有关“孤儿申请贫困助学金不成反遭欺辱”“实名举报贫困生评定舞弊”等内容引起热议。“高校通报贫困生举报助学金名额被挤”这一词条登上微博热搜,几天内总阅读量达到1.6亿。此外,中山大学、浙江广厦建设职业技术大学等高校近期也发生了和助学金有关的事件。

助学金,是国家和有关企业、个人为了帮助经济困难学生完成学业的利好举措。然而,记者调查发现,与奖学金靠成绩“说话”相比,助学金可能存在“操作”的空间。现实中,高校助学金名单具体是如何评定,发给了哪些学生?记者进行了采访。

流程 高校助学金是这样评选的

助学金事件看似不大,却事关教育公平。教育部全国学生资助管理中心日前发布的《2022年中国学生资助发展报告》显示,2022年,各类助学金共资助全国普通高等教育学生1380.71万人次,资助金额499.77亿元,占普通高等教育资助资金总额的29.83%。如此大额的资助,是否真正用到了经济困难学生的身上,国家助学金是怎么评选出来的呢?

以东莞某高校为例,来自该校的大三学生小茜告诉记者,在她的院系,申请助学金资助的困难学生认定流程有两个步骤:首先,学生自愿填写申请表格,提交证明材料;其次,学生的材料由“认定家庭经济困难审核小组”共同审核。小组审核又分为两轮,分别由学生代表和辅导员完成,学生代表由团委、学生会、院系学生社团成员以及班干部自愿报名产生。“其实没什么人愿意当学生代表,一些同学都是‘拉壮丁’而来。”

小茜告诉记者,学生代表的工作主要是筛选和打分。“在排除不符合规范的材料后,会以《家庭经济困难学生认定分析表》为依据,对收到的材料进行打分。打分表对每个学生的家庭情况进行了分类,包括‘孤儿、烈士子女、低保、建档立卡、残疾、特困供养、低收入、困难职工’等,这些分类信息分别对应不同的参考分值。根据打分情况,家庭经济困难学生将被划分为特殊困难、困难和一般困难3个等级。”

接下来,“认定家庭经济困难审核小组”的辅导员将对打分表进行审核。和上一阶段的评选一样,申请人的证明材料以及学生代表的打分表在整个过程中都未被公开。小茜告诉记者:“评审的资料包是不可以外传的,除了一些报名的通知,能看到的只有展示评选结果的表格名单。”

问题 评选多个环节可能出现漏洞

助学金疑似被“骗取”,是否名额太少,不足以覆盖所有经济困难学生而导致争抢呢?其实,目前,国家和各省份对于大学生的资助体系已经比较多元和完善,有的高校甚至出现了申请助学金人数少于助学金发放名额的情况。记者调查发现,如今并不是因为助学金不够,问题可能是出在了流程上。以《广东省家庭经济困难学生认定工作实施办法》为例,助学金评选需要成立学校资助工作领导小组、学校认定工作组、院(系)认定工作小组、年级评议小组、院(系)学生监督小组等。不少省份也都类似。然而,在实操中,却很难完全遵守。

首先,在个人申报环节,申报人提交的材料是否为经济情况的真实反映,其实很难认定。在上述助学金事件发生后,来自天津某高校的学生小明表示:“我同样看到过有人拿着苹果手机、穿着几千元的衣服去申请贫困生补助,被人问起,只说是亲戚赠送。”小茜也表示,自己身边也有和视频类似的案例。“我们班有一个被评定为‘特别贫困’的同学就引起了很大争议。她经常外出旅游,在学校里的吃穿用度也都谈不上节俭:美甲不离手,染发烫发如同家常便饭,上课背的包虽然没有明显的LOGO,但是售价至少也要上千元,衣服和鞋子也有不少是‘大牌’。她的生活方式大家都看在眼里,但很少有人会通过正规流程提出举报,就算想举报也很难拿出实质性证据。”

在班级评选这个环节,同样可能存在漏洞。“一些参与评审的学生社会经验不足,在实际操作中过分关注材料类型的齐全,却无法判断信息的真实性,导致‘形式大于内容’。”小茜表示,因此,没有公章但格式完整的证明有可能得到承认,而真实却裁剪不完整的截图则可能会被淘汰。这样一来,就让伪造证明者有可乘之机。

“在我们学院,每个想要评选助学金的人会去填写一张表格,包括家庭成员、就业情况、年收入、每人平均年收入、是否低保户、家里是否有人有重大疾病等。之后我们评选小组进行分类,看谁更加困难。”同样是助学金评审小组一员的天津某高校学生林淼淼(化名)在采访中表示,“可事实上是,我们是不会去核查那些数据的真实性的,因为只有第一档,也就是拿到4400元助学金的学生才会被计入档案。如果有低保证明,是一定会拿到助学金的。”

在院系老师评审这关上,监管也存在不足。广州某高校的本科生阿杰曾是助学金评审小组的一员。他所在的院系为老师先审材料,学生再评审。作为学生代表,阿杰和其他成员只需要对“已得到认证”的材料展开进一步评定,不用为信息的真实性负责。“老师会将已经审核过的材料摆在我们面前,在大多数情况下,我们都不想表现出对老师的质疑,所以一般不会提出异议。”他说,“主观上说,我们都希望得出公平公正的结果,但如果碰上一些不负责的师生,单靠制度本身,恐怕很难排除私人关系的干扰。”

有学生爆料,当申请助学金人数少于助学金发放名额时,一些老师甚至会将助学金挪作他用。“名额就在那里,所以负责老师就会让一些平常帮忙干活的、关系比较好的同学回家弄点证明材料,给他们评个助学金。其实这些同学也并不贫困,有的同学也不愿意拿这个钱。”不久前毕业、本科就读于广东某高校的李女士说,“助学金成为变相的‘工资’和‘福利’。”

提醒 侵占助学金可能会面临这些风险

骗取助学金,将会受到何种处罚?《广东省家庭经济困难学生认定工作实施办法》指出,发生学生资助资金贪污违法违纪案件,学校负有责任,且情节严重的,教育行政部门应当根据有关规定,对学校的直接负责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分别给予相应的行政处分;有关责任人的行为触犯刑法的,应当移送司法机关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对于骗取助学金的人来说,其主观方面具有非法占有国家助学金的故意,客观方面实施了骗取国家助学金的行为并占有使用,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条,行为人已涉嫌构成诈骗罪。”广州市司法局行政调解员、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律师调解员马新国律师指出,如果是老师和学院领导参与了骗取助学金的行为,“明知或应知某个学生不符合获得助学金的条件,仍然帮助该学生获得助学金的,将因其滥用职权或者玩忽职守等渎职行为而被追责;利用职务之便为自己或他人谋取私利,或有索取、非法收受他人财物为他人谋取利益的,则分别实施了贪污行为、受贿行为。”

“如果经济困难学生认为自己的助学金可能被骗,可以收集与助学金评选有关的学校文件、评选文件、通知、照片、证明材料等,证明自己的经济困难和被不公正对待的情况。”马新国建议,学生还可以寻求其他学生或老师的帮助和支持,或者通过投诉或举报,请求学校或教育等相关部门进行调查取证,“必要时可以咨询律师或申请法律援助。”

“此次助学金评选事件,映射出的,是高校内部治理不完善,评议小组存在不独立发表意见、责任意识不强的问题;是保护贫困学生隐私和建立合理的认定的机制之间的平衡问题。”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熊丙奇表示,作为高校,要加强评议小组的独立性和责任意识,落实对贫困学生的信息(申请信息、校内消费信息)的甄别、认定工作。“学校可以利用大数据技术辅助评审,例如根据学生校园卡的消费情况来判定其贫困情况,既能保障学生饮食,又相对客观公正。我们还可以将国家助学金当成大学生贷款的担保基金,家庭贫困的学生可以申请贷款,毕业后归还,有呆账坏账的学生通过担保基金解决,这样可以使学生以更加自立自强的态度对待学业发展。”

熊丙奇表示,如果遇到学生造假问题,也要注意避免走向让贫困生的隐私得不到保护的另一个极端。“我们要加强诚信教育,引导学生诚信申请助学金。同时,对不诚信的学生,应取消其贫困资格,并给予相应的惩戒。”

看了这两篇报道,才感觉到社会的现实性,残酷性!然而这又是一个亘古不变的问题,多少年来,多少伟人有志于改善这个问题,但是,人性变了么?没有,所以,这样的事情绝对不会是最后一次!权力的寻租和特权的思想,绝对不止存在于官场,哪儿都有啊,作为普通人怎么办?要么手执权杖,进入特权队伍,要么认清现实一笑了之,要么奔走呼号迅疾改变之!我看不到第四条出路?

聪明如你,你有什么好办法么?

创意物理原创文章。发布者:admin,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s://www.chuangyiwuli.com/wuli/1136/

(0)
adminadmin
上一篇 2023年11月22日 下午2:26
下一篇 2023年11月29日 下午7:14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