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止课外辅导打压教育培训,上海的现状有点尴尬!

这篇文章是转发文章,原作者海涛工作室王老师!发表于海涛工作室高中教辅,发表时间2023年9月14日!

文章看了之后是有点触动的,有些事就如硬币的两面,你不要只看着明面,你还得看着暗面,甚至有时候桌底下的东西才是真的东西,道德高地谁都会占领,可是利益并不是谁都会让出!因此,很多事情,可能就是说一套做一套,那你说不能一刀切么?真不能!我说的你懂了就懂了,不懂就不懂吧!上原文!

图片
图片

 

图片

【作者:柴劼玮,高中数学教师,2008-2017在上海市上海中学工作】

有没有可能,像现在这样,明令禁止却暗地默许,对教育危害反而最大?

****************

培优班的类型有很多,不能一概而论。学霸因为学习能力强,所以才跟得上20人以上的大班培优课,而名校在职老师一般都是上这种课。这种培优不是传统意义的“补课”,而是相对有序的提前学习。以上海为例,两三百块一节的线下培优课,一年每门60课时,算四门240节,大概六万开销,三年18-20万,和房价一比,大部分学霸家庭都乐于承受(如果孩子理科拼不过同龄人,选择上国际学校再补小班课、请一对一那才是真的烧钱)。

房价越高的城市,处罚就越难落实。在职教师从事校外培优是最近十来年教育产业化的顽疾,是社会公平与效率这一对亘古矛盾的尖锐呈现。在上海,这有多尖锐?2010年一段时间,当时我单位的老校长开教师大会时候总是说:“周末假期不要在外面上课。尤其不要给本校学生上课。”一两年之后,再也不说这事了,因为已经彻底管不住了。

站在学生视角,中高考高分段段学生,目前有不少,英语是在初中通过校外培优直接干到高考135到145水平的,数学呢,初中不说,从新高一暑假开始,至少领先学校内容一个学期。我问过2017年毕业的一届学生“你们班多少人新高一暑假在外面提前学过”,学生说基本全班都学过,暑假没有上课习惯的人是根本考不进我们学校的(我问2012年毕业的学生同样的问题,回答只有30%,短短的五年啊……)

站在老师视角,校外上课是为了生活。我们上海的示范高中,无法像深圳那样给老师提供百万年薪。那时候我们学校老师年收入只要过12万,就要去财务开税单。和很多同事一样,我因为在shsid兼课,一周都20节课以上,干着兄弟学校1.5倍的工作量,即便如此,我十年中有五年是没资格开这张税单的!2014年,我暑假9节astro直播课的收入竟然高于一整年在学校的辛勤工作。(如果我没有如此诡异的才华,我会不会去违规带培优班呢?)我还记得某年我们学校招了一个男英语老师,上课很受学生欢迎。他母亲在上海做月嫂,当他发现他研究生毕业,第一月工资是他妈的三分之一后,就完全不能接受这种职业生涯,干了一个学期不到就辞职去做教培了。

那么问题来了,像shs的毕业生清北复交70%以上,能招进学校的年轻主科老师,除了个别华东师范的毕业生,自然也至少是清北复交的硕博(老师自己当年高考稍微弱一点就会觉得镇不住学生)。这些90后老师,家里没矿的,面试胜过十几个对手,结果换来的是竟是一年十来万的收入,如果真的不让在外面上课,请问他们如何在上海买房啊?

站在学校视角。这种培优大班课,学生对老师要求极高。一般在外面上课上得多的在职老师,能带一个培优班三年学生不流失的,可以说,在校内全都是教学骨干或是非常受学生欢迎的年轻老师。重罚他们,请问谁出面重罚(街道办?),能怎么重罚?可以调离教学岗位吗?学校里所有老师都是连轴转的哈(当年我们组长开学经常拜托我们大家,尽量不要生病),不仅没人有能力顶他的课,而且根本没人有时间顶他的课……校长敢动他,那家长不要闹翻天的吗?

所以目前国家双减政策和上海社会现实(学校、学生、家长三方面,整个中产阶级尤其是学霸群体对学科培优的刚需)之间存在不可调和的矛盾,既然如此,为什么还要唯恐天下不乱特地拿出来说?

因为这种矛盾下必然发生睁一眼闭一眼的沉默,明文禁止,但是实际却可以。而在这种集体沉默中,受伤最大的就是这批(从小坚持上培优大班课的学业优秀的)学霸孩子和学霸老师的道德感。是的,我们在讨论教培的时候似乎很少有人注意到:明令禁止+执法缄默,对学霸师生道德感无形的破坏,会带来比违规教培本身更加深远的社会危害。

学霸群体,在豆蔻年华就早早地对我们国家的法制水平和诚信失去信心。家国情怀一定程度上沦为笑柄。

这可是一群中流砥柱,是被寄予厚望成为未来社会栋梁的孩子啊!15岁前后是三观形成的重要年龄,好多伟大的人物曾在这个年龄,期待自己成为道德自觉的主体,拥有一份齐家治国平天下的事业。而这些学霸自幼从自己的校外教培经历中看到的,是敬畏国家政策的老实老师和老实同学白白吃亏,是白纸黑字的法规可以随便无视,伴随着从小到大每年两三百节2小时培优课的耳闻目染,这种道德上的荒诞感早已和青春如影随形。

而他们在学校,主科老师是不会去耐心解释国家的无奈和苦衷的,因为老师迫于生计,自己在外面上课,不敢和他们讨论这些。中学教育,本是面向心灵的工作,可是我们可怜的老师们,只是违规,并没有违心;只是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老师很难和孩子交心。学霸是考上了好学校,可是好学校再也不是以前的好学校,已经不是能随便讨论道德的地方了,只能授业解惑。在当代中国,反而是留守儿童多的地区,老师才是真正意义上的灵魂的工程师。

这些年,我们开始抱怨,985 211高校量产精致的利己主义者,只要有资本和利益共同体的保护,莫说心中道德和国家政策,连法律法规都可以直接无视。我们往前推十年,不就是他们的中学时代吗?大量清北毕业生出国不归,难道和此毫无关系吗?这种局面,是不是和双减的初衷完全相违背呢?

对个人,对社会,中学教育,后劲实在太大!

*************

如何解决?抱歉,这是死局。没法通过制度解决。此文只能让更多家长意识到残酷的现实:德育,或者说帮助孩子安心立命,和这荒诞的社会共处,这些事情已经很难指望学校了,哪怕是很牛的学校。当前社会,孩子的心灵给养只能依赖家庭教育,父母一定要开明,善于倾听孩子的困惑。

但是,我依然乐观地相信,等到免费录播的高中新课质量远远胜过教培大班课之后,学生和家长倒逼牛校高中实行主科翻转教学,问题自然会得到解决,这大概需要5到10年时间。

*************

世界上唯有两样东西能让我们的内心受到深深的震撼,一是我们头顶浩瀚灿烂的星空,一是我们心中崇高的道德法则

——伊曼努尔·康德

 

 

创意物理原创文章。发布者:admin,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s://www.chuangyiwuli.com/wuli/1103/

(0)
adminadmin
上一篇 2023年11月16日 上午8:03
下一篇 2023年11月22日 下午2:26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